手机版

首页 > 图片 > 时尚女性 > 内容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时间: 2020-03-08   来源:  
字号:

《格调》

  文化评论家保罗·福赛尔写过两本批判现代生活虚伪和粗鄙的书,分别叫和。 这两本书在美国一度非常畅销,翻译成中文之后,也立即获得了大量读者。

  一是因为保罗·福赛尔观察敏锐,语言风格讽刺力max。看他有理有据地挖苦潮流风向标、决定流行美学标准的上流社会和上层中产阶级,让普通人感到很爽;

  “按照‘不实用准则’,最有档次的车道是在平坦的地面上拐来拐去的车道……路面材料也是砾石优于沥青,因为石子必须经常更换,这样花费就更多。花掉本可以不花的钱,无疑是社会地位的象征。”

  二是他对美国社会中各美学现象的揭示,换到我大天朝的社会环境里,有很多也可以成立。

  撇开受文化和历史限制、与我们并不是很有联系的《格调》不说。《恶俗》这本书里的内容,就像豆瓣网友评论的那样,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大家产生强烈的现实代入感。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“美式恶俗”

  让我们注意到,那种被福赛尔猛烈抨击的90年代,正随着商品经济的飞速发展,在现在的各个角落生根发芽。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  ▲有山寨埃菲尔铁塔的拉斯维加斯,是福赛尔心中美国恶俗城市的No.1

恶俗

  从日常事物到大众传媒,再到精神生活,到处都是让我们隐约感到不适,但好像又无力逃脱的那种东西,正式福赛尔所描述得——。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  ▲南宁的“土豪金”铂宫酒店

  用话语和一轮一轮、无处不在的宣传,把原本糟糕的东西装扮成优雅、有格调、有价值和符合时尚的,这样一种品味。

  而所谓“原本糟糕的东西”,用福赛尔的话来说,就是那些背叛了所有人类历史中,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智慧和直觉的物品和现象。

  比如炫富、奢侈生活、自私自利的个人主义等等。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  ▲ins流行过的扑街炫富

  在这个意义上讲,充满了浪费、攀比、焦虑,空气中弥漫着戾气的时尚美学界,正是恶俗的重灾区。

在讨论造型美之前先学会尊重人

  前段时间被骂得狗血淋头,豆瓣评分已经被刷到2.3的轻时尚网综《你怎么这么好看》。大家吐槽的重点,除了“女德”价值观,还有编导团队以及吴昕、韩火火等嘉宾,偏执、单一的时尚品味。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  把女性的外貌焦虑,简单地归咎为“不会化妆”和“不懂时尚”,潦草带过女嘉宾们实际面对的人生困境,空谈形象管理。

  在改造过程中,带着强烈的优越感,把自己的审美喜好,强加在这些素人嘉宾身上。

  漠视嘉宾们的实际情况和价值观,给出一大堆“水土不服”、录完节目大概就会进垃圾桶的造型建议,还洋洋得意以为自己是在审美扶贫。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  ▲中间白衣是改造之后的26岁嘉宾…

  比如对海归生物学博士来说,她的日常工作场景之一就是实验室,而实验室为了保障安全,通常有它自己的着装要求。

  比如不能披散头发、穿凉鞋拖鞋、不能光腿露肉,外面要套白大褂等等。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  因此博士喜欢宽松、易穿着、易打理的服饰,其实是很有现实依据的一件事。

“反消费主义“

  再加上她可贵的价值观,以及不给他人添麻烦的生活原则。

  这样一个内在丰富、个性坚强又理性的人,明明可以走“Smart is the new sexy”路线,突出冷静高智商的极客质感。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  但是吴昕、韩火火们给出的改造方案,毫无惊喜地把她变成了一个,穿通勤套装的白领女孩。

  之后对四胞胎主妇和北漂女孩的一系列改造,也通通是这路数,观众们不用看节目,也能猜到这些素人嘉宾会被折腾成什么样子。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  ▲不就是淘宝甜美OL风吗

滥用舶来美学&自轻自贱导致的恶俗

  高晓松在2009年当快乐女声评委时,曾经评价江映蓉,“有演艺圈里独一无二的欧美大范儿”。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  这让当时还在上高中的我印象十分深刻,因为这句话隐含着一种让人不太舒服的价值判断,即:

  欧美明星的台风是需要被学习的美学标准,靠近或者复制了欧美明星范儿,是一种值得夸耀的成就。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  ▲碧昂斯是江映蓉的偶像

  那么相应的,如何登台表演,我们的美学传统这些问题就不太需要被考虑了,毕竟只要努力学欧美就可以。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  ▲刘柏辛又被叫做“本土的Rihanna”

  对一部分人来说,美学自卑深入骨髓(这个问题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解决),“洋气”就是“好看”的同义词。

  再加上之前美育匮乏,于是就造成了下面这种,令人啼笑皆非的魔幻美学景观。南方很多土豪村家装必备的水晶大吊灯、家具卖场里各式各样造作的洛可可风: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  酒店休闲会所常见的大理石雕塑等: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揣着糊涂装明白的时尚媒体人

  除了家装和建筑,学艺不精但又急于刷存在感、,当然也不会自甘寂寞。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  多年来,他们用一系列又土又尬、令人无力吐槽的时尚综艺,让观众感受到我大天朝时尚美学的乏力。

崇洋派

  这类综艺大概可分为两种,一是照搬欧美模式进而水土不服的。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孔子学院土味时尚派

  二是始终绕不开东北花布、西北腰鼓、川剧变脸、水墨丹青、熊猫等造型元素,我们从小看到大,外国人也觉得无比老套的。

  与维密ip合作的《天使之路》,以及斥巨资引进的《第一超模》(China's Next Top Model)等属于第一类。

  这类时尚综艺最大的问题在于,不仅抄赛制,连同撕x、设计师和模特battle,这种根本不是我们日常相处模式的部分,也要抄。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  ▲强尬美式休闲的选手,简直让人心疼

  犯了轻视文化背景的大忌,让它们不糊都不太可能。

  毕竟以和为贵、性格内敛的我们,真的不那么喜欢看用直来直去地撕x解决问题,以及大咧咧手舞足蹈的drama queen。至于孔子学院土味时尚派。山寨天桥风云,被人戏称是时尚版《逐梦演艺圈》的《时尚大师》:

  以及反复致敬红高粱模特队的《女神的新衣》和《太酷了!设计师》,是其中的杰出代表。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  看完之后,让人忍不住想去建议编导和设计师们,了解下淘宝和抖音上的网红爆款,也不至于用这样的时尚综艺,挖苦国人的审美水平。

  即使不看书,也求求设计师和评委们看看《国家宝藏》这种节目好吗?

  刚劲有力的先秦、端庄大气的两汉、风流倜傥的魏晋、雍容活泼的盛唐、深沉隽永的北宋,中国明明有着无穷无尽的美学精神和素材,可供采用。

  再看下面这类“中式色彩”,真的想自戳双目: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“中式美”

  受限于自己文化程度和自轻自贱的文化心态,只能将自己本土化的美学表达,寄托于麻将和乡村美学上闹着玩儿,还告诉观众这就是…

  如果这还不是恶俗,那就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了。

 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现象,就是站在美学品味鄙视链顶端的艺术家和大设计师们,往往深沉稳重、造型朴素。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  ▲米露西亚·普拉达 & 亚历山大·麦昆

  然而寄生在这些创作者身上的时尚博主、模特和明星们,却总有着向外表现“我最有品味”、“我最强”的热切需求。

  完美主义的艺术家,为什么到了自己这里却如此放浪形骸呢?

精神性、思想性

  这大概是因为,身处“第一线”的艺术家们,早已超脱了对生理性视觉刺激的依赖。事物(包括造型)的、才是他们关注的重点。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  ▲工作中的山本耀司

  就像画家刘晓东说得那样:

  “艺术创作只是选择了一种生活:瞪大眼睛,无论眼里看见了多少伤悲,有多少风沙迷雾只能狠狠地看着……无论是蜜糖还是毒鸠都咽下去。”

《恶俗》:“简直可以无缝对接天朝的现状”,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

  ▲刘小东&他的名作《白胖子》

  艺术不仅关乎美更关乎真实,而真正的美,必然包含着对他人命运的关切、表现着属于人类文明的良知与温情。

正直的品味。

  真正的好品味,也必然是与虚伪和恶俗为敌的,